分类目录归档:名句

名句,摘自内容来自古诗古文,对相关名诗名句的内容,内在的故事,历史作相应的艺术评析。

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鉴赏

这是一首怀人之作。词人把飘泊异乡的落魄感受,同怀念意中人的缠绵情思结合到一起来写,抒情写景.感情真挚。
词的上阕写登高望远,由望远而怀远,春愁油然而生。首句叙事,次句“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极目天涯,一股“春愁”油然而生。“无言谁会凭阑意”,词人闪烁其辞,让读者难以弄清这“春愁”到底是什么。
下阕写为消除“春愁”的痛苦,打算借酒浇愁,强自宽解。但是“强乐还无味”,春愁始终难以排遣。“春愁”为何如此执着?“衣带渐宽终不悔”,满怀愁绪之所以挥之不去,正是因为他不仅不想摆脱这“春愁”,而且心甘情愿为“春愁”所折磨;“为伊消得人憔悴”一语道破:使主人公钟情若此的原来是“她”,所谓“春愁”,不外是“相思”二字。
全词成功地刻画了一个志诚男子的形象,手法有开有合,卷舒自如,有波澜,有韵致,非词中高手,难以达此境界。
鉴赏启智
1.“衣带”句中衣带渐宽”中
2.柳永 是__,“消得”是_的意思。_派词人,这首词充分体现了他的风格。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千年前,盛世浮华下,她们在湖边浅唱低吟,有着那不羁于世俗的性情?出世而又入世,光照百代。千年后,她们的传奇被编成一个个绝美的故事,被后人称颂,生生不息。让我们随着时光的脚步,倚竹听雨,重温那梦一般的诗句、美景、才子佳人……正是因为这样的红颜,所以历史才为我们流传下如此可歌可泣、可感可叹的爱情故事。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这首诗选取为贵妃飞骑送荔枝这一件事,形象地揭露了统治者为满足一己口腹之欲,竟不惜兴师动众,劳民伤财,有力地鞭挞了唐玄宗与杨贵妃的骄奢淫侈。诗歌前两句为背景铺垫,后两句推出描写的主体,提示诗歌主旨。“一骑红尘”和“妃子笑”两个具体形象的并列推出,启人思索,留有悬念。“无人知”虽三字,却发人深省,耐人寻味。
这首咏史诗是杜牧路经华清宫抵达长安时,有感于唐玄宗、杨贵妃荒淫误国而作的。华清宫曾是唐玄宗与杨贵妃的游乐之所,据《新唐书·杨贵妃传》记载:“妃嗜荔枝,必欲生致之,乃置骑传送,走数千里,味未变,已至京师”,因此,许多差官累死、驿马倒毙于四川至长安的路上。《过华清宫绝句》截取了这一历史事实,抨击了封建统治者的骄奢淫逸和昏庸无道,以史讽今,警戒世君。
“长安回望绣成堆”,叙写诗人在长安回首南望华清宫时所见的景色,“回望”二字既是实写,又启下。诗人在京城眺望骊山,佳木葱茏,花繁叶茂,无数层叠有致、富丽堂皇的建筑掩映其间,宛如一堆锦绣。蓦地升腾起一种回顾历史、反省历史的责任感,由景而发历史之感慨。正是“山顶千门次第开”以下三句,承上而来,是回顾历史。骊山“山顶千门”洞开写出唐玄宗、杨贵妃当年生活的奢华,并给读者设下疑窦:“山顶千门”为何要“次第”大开?末两句“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是答案。原来这都是杨贵妃使然。当她看见“一骑红尘”奔驰而至,知是供口腹享受的荔枝到了,故欣然而“笑”。
而其他人却以为这是来传送紧急公文,谁想到马上所载的是来自涪洲的鲜荔枝呢!诗的结句既是全诗的点睛之笔,揭示“安史之乱”的祸根。
咏叹天宝轶事,旨在警醒后来的君主,不要因贪图享乐而延误国事。但是,诗人既未写“安史”乱起、玄宗仓惶出逃、马嵬坡演出悲剧的惨状,也没有罗列玄宗游乐疏政、骄奢淫逸的生活现象,而是把千里送荔枝博取贵妃一笑这样一件“小事”突现出来。
于细微处发现历史问题。“一骑红尘妃子笑”,把骑马飞奔,千辛万苦赶送鲜荔枝的差官,同贵妃嫣然一笑进行了绝妙的对比,把如此严肃的历史主题在一个“笑”字中形象表现出来,具有高度的概括性和典型性。
全诗以“回望”起笔,层层设置悬念,最后以“无人知”揭示谜底。这不仅揭露了唐明皇为讨好宠妃的欢心而无所不为的荒唐,同时以前面渲染的不寻常气氛相呼应,全诗无一难字,不事雕琢,清丽俊俏,活泼自然,而又寓意精深,含蓄有力,确是唐人绝句中的上乘之作。
《过华清宫》其一: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与以上两首不同的是,这首诗另翻新意地选取“荔枝”这一特殊物象将贵妃的恃宠而骄,皇帝为讨宠妃欢心无所不为的荒唐和驿骑会汗淋漓,苦不堪言衔接成一幅画面。全诗通过以小见大的独特视角,选择“一骑红尘”与“妃子笑”之间的戏剧性冲突烘托全诗的中心主题,构思、布局之妙,令人叹服。当然还有很多其他写法特别之处需要我们慢慢品味。
如果只是读前三句“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子笑”,不读最后一句,恐怕我们读者会产生很多悬念。其一,我们压根儿不知道为什么要从长安回望骊山;,再者,我们不明白“山顶千门”为什么要一重接一重地打开;还有,我们恐怕更不知道“一骑红尘”是干什么的、“妃子”又为什么要 “笑”……诗歌有卒章显志的写法,所以当我们读完最后一句“无人知是荔枝来”,便会恍然领悟:原来,卷风扬土,“一骑”急驰,华清宫千门,从山下到山顶一重重为他敞开,只是为了把新鲜的荔枝尽快送到杨贵妃嘴里。但是这确实是我们“无人知”的,一个否定句,既解了悬念,又画龙点睛,蕴含深广。
读完首句,皇帝在当时的京城—长安,日理万机,而妃子自应留在京城,因而飞送荔枝者直奔长安,而皇帝、贵妃却在骊山行乐!这就出现了“长安回望绣成堆”的镜头。次句承 “绣成堆” 写骊山华清宫的建筑群。这时候, “一骑”已近骊山,望见“山顶千门次第开”;山上人也早已望见“红尘”飞扬,“一骑”将到,因而听到皇帝谕令将“山顶千门”次第打开。紧接着,便出现了“一骑红尘妃子笑”的戏剧性场景。一方面,是以卷起“红尘”的没日没夜奔驰,送来荔枝的“一骑”,挥汗如雨,苦不堪言;另一方面,则是得到新鲜荔枝的贵妃,嫣然一笑,乐不可支。两相对比映衬,蕴含着对骄奢淫逸生活的无言谴责,虽是无言的谴责恐怕胜过千言万语。前三句诗并未提到荔枝,如果象前面分析的那样句句讲荔枝,就会太平淡很多。
这正如吴乔《围炉诗话》说:“诗贵有含蓄不尽之意,尤以不著意见声色故事议论者为最上。”杜牧这首诗的艺术魅力就在于含蓄、精深,诗不明白说出玄宗的荒淫好色,贵妃的恃宠而骄,而形象地用“一骑红尘”与“妃子笑”构成鲜明的对比,就收到了比直抒己见强烈得多的艺术效果。“妃子笑”三字颇有深意。不由使人想到春秋时周幽王为博褒姒一笑“烽火戏诸侯” 而最终导致国破身亡典故。“无人知”三字也发人深思。其实“荔枝来”并非绝无人知,至少“妃子”知,“一骑”知,还有一个诗中没有点出的皇帝更是知道的。这样写,意在说明此事重大紧急,外人无由也没有机会得知,这就不仅揭露了皇帝为讨宠妃欢心无所不为的荒唐,也与前面渲染的不寻常的气氛相呼应。全诗不用难字,不使典故,不事雕琢,朴素自然,寓意精深,含蓄蕴藉。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首句即指天自誓,以见其态度之坚不可移与庄重严肃。古人敬畏天命,除非情不得已,不会立此重誓,可见其相爱之深。古代诗歌在表现爱情时也大多采取迂回曲折的手法,或托物起兴,或引譬连喻,或细节刻画言行心理,很少有直接袒露心曲的;即使是表现相对奔放直爽的民歌,也较少起首即指天发誓之举。而此诗劈头即是呼天唤地之语,既表现了双方相爱之深,矢志不渝,之死靡他的坚定,又表现出姑娘心直口快的爽朗性格,使读者在千载之下仍能感觉到这位姑娘的奔放热情及其大胆热烈的声情。在艺术表现手法上,“上邪”两字先声夺人,为制造出一种强烈迫促的艺术效果,既然连至高无上的天都惊动了,那么下文迭用五事也就毫不稀奇。而二字音节顿挫铿锵,与下文连成一片,读之如金石坠地,句句震人心弦,具有音情朗练的审美效果。

一腔热血勤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

此两句表现了诗人为救国救民而奋不顾身的革命精神。她表示,要珍重这满腔的革命热血,这是不甘平凡、不甘沉寂、沸腾燃烧的热血,即使为国牺牲,飞洒出去也能化为汹涌澎湃的波涛,冲决一切反动势力。这里想象奇持,用典贴切,出语雄丽豪放,不仅展现了诗人献身革命、不怕牺牲的决心,反映了她对革命的信心和毅力,还将诗人拔刀而起、叱咤不平的英雄气概生动地表现出来,气势逼人,极具艺术感染力。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

这两句描写江南二月里的自然风光,绿草盛长,莺鸟飞鸣,春风吹生出河堤上杨柳的细叶,万千条绿丝绦轻拂堤岸。一个“拂”字和一个“醉”字,既把静止的杨柳人格化了,杨柳迎风,如人醉酒般轻轻摇荡;也把人心写活了,人行堤岸,春风拂面,杨柳如烟,沉醉在这如胆I的风景之中。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此两句直抒胸臆,以明心志。按照他在临刑就戮前所作绝命词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这种舍生取义的决心和视死如归的气概在这两句中也得到了集中体现。第三句紧承上两句,于用典之后急遽转折,以面对刽子手的屠刀向天大笑的形象刻画,表白自己以身殉国、为实现自己的理想而献身的英雄气概,使全诗顿生慷慨悲壮、壮士一去不复还的壮烈气势。末句则引入横空出世、阅尽沧桑的昆仑山意象,认为康有为他们所选择的存留力量、继续变法改良的大业之“去”,与自己所选择的就义之“留”同属悲烈崇高之举,都能如昆仑山般顶天立地,永世长存。肝胆忠烈,雄风豪情跃然纸上。

诗中“两昆仑”究竟指谁,历来众说纷纭。有人认为是指梁启超与潭嗣同自己,两人一去一留;有人认为是指潭家仆胡理臣和罗升,他们在谭嗣同死后一个去湖北向谭老师的父亲报信,一个留在北京料理善后;有人认为是指谭嗣同和侠客大刀王五,因为唐宋小说中有以“昆仑奴”表达侠义的行事。

落红不是无情物, 化作春泥更护花

诗人离京之际,正值暮春,日暮风起,卷起阵阵飞红落英。此时满怀离别愁绪的他却突然触景会心,首先想到了自己。那落花一旦落地,就再也不能重返故枝,只能零落成泥碾作尘,这不就是己遭际和命运的象征吗?虽然明年故枝上依然冇红花盛开,但那是未来的事情了;今年的春天已经过大半,属于过太半的落花只能在暮春的晚风里孤独地吣落。诗人以“落红”自喻,将官场倾轧、仕途失意、身世飘零、生活拮据等与落花融为一体。“落红”既是对前面离愁内涵的补充,又突作转折,使整首诗从离愁中解脱出来,为全诗主题升华作了铺垫。

接着诗人陡然振笔,代落花立言宣誓,倾吐了深曲的旨意。落花作为独立个体,其生命虽然终止,但它却化为花树根部的春泥,润物细无声,悄然地保护滋养出新的花朵来。

在这种意义上,它的生命最终在下一代群体身上得到了延续,体现出真正的意义与价值来。此两句由低回转为昂扬,将很容易写成葬花词的题材写成对新生命的歌赞,足见诗人心胸之广阔。事实上,龚自珍此次南下,来到杭州主掌书院,聚徒讲学,满怀希望地致力于培养年轻一代,将自己对国家民族的执著的忠忱薪火传下去。而诗中刻画的“落红”形象,也成了崇高献身精神的象征。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此两句一反诗坛的主流论调,以义学进化的目光观照中同诗史发展历程,提出了自己的独到见解,说理明晰,直抒己见,富有勇气与胆识。一代有一代之文学,一代有一代的代表诗人,都能在各自的领域与时代内领军奋臂,笔夺天工,异彩纷呈。同时也有深刻的言外之意,即清代诗坛上尚无如同李杜那样才高学博的能够独领风骚的人才,所以要大声疾呼,呼唤当时的诗人戛戛独造,陈言务去,立志超越前人高峰,写出称得上“新鲜”的诗作来。此两句由于精警动人,后来广泛流传成为通用的俗语,常用于写人才辈出,后人定能超过前人等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