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菩萨蛮

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评赏

这首词是淳熙二到三年(1175 — 1176)辛弃疾在赣州任江西提点刑狱时写的。词人以沉重的心情感怀史事,表现了对人民苦难的同情,对腐朽的南宋统治者的愤慨。
上阕控诉金兵的侵略罪行,作者从赣江清澈的流水联想到人民遭受苦难的血泪,对沦陷的北方领土和抗战军民表示了深切的怀念。下阕即景抒情,指出青山虽然遮断了人们仰望中原故郡的视线,却挡不住赣江奔腾向前的流水。作者把江水东流比作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说明抗战的意志不可阻挡。最后作者以鹧鸪鸟“其志怀南”的形象自比,表示了自己从沦陷区投奔南宋,为国献身的崇高志向。
同人以赣江的流水起兴,联想到四十多年前的民族苦难,并以鹧鸪自比,借以抒情明志。通篇情景交融,表达含蓄而寓意深切,富有感染力。
鉴赏启智
1.这首词运用了_手法,词人以_,联想到_,以眼前之景说出心中之事。
2.“东流水”比喻_,说明_。

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题解

“造口”,即造口镇,在今江西省万安县西南。宋孝宗淳熙三年(一一七六),作者任江西提点刑狱(掌管刑法狱讼的官吏)时,途经造口。在宋高宗建炎三年(一一二九),金兵南下,攻入江西。隆裕太后由南昌仓皇南逃,金兵一直深入到造口。作者想起当时人民的苦难,写了这首词,题在墙壁上。

从这首词里可以看出,作者怀念中原故土的感情和广大人民是一致的。

它反映了四十年来,由于金兵南侵,祖国南北分裂,广大人民妻离子散,流离失所的痛苦生活,也反映了作者始终坚持抗金立场,并为不能实现收复中原的愿望而感到无限痛苦的心情。这种强烈的爱国思想,也正是辛弃疾作品中人民性的具体表现。

上片四句在写法上,由近及远,又由远及近。“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意思是说:郁孤台下清江里的流水呵!你中间有多少逃难的人们流下的眼泪啊!作者把眼前清江的流水,和四十年前人民在兵荒马乱中流下的眼泪联系在一起,这就更能够表现出当时人民受到的极大痛苦。四十年来,广大人民多么盼望着能恢复故土、统一祖国啊!然而,南宋当局根本不打算收复失地,只想在杭州过苟延残喘、偷安一时的生活。因此,作者抚今忆昔,感慨很深,在悲愤交集的感情驱使下,又写出了“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两句,以抒发对中原沦陷区的深切怀念。“郁孤台”,古台名,在今江西省赣州市西南贺兰山顶。“清江”,即赣江,流经赣州市和郁孤台下,向东北流入鄱阳湖。“长安”,即今陕西省西安市,西汉、隋、唐都建都在此。唐朝李勉曾经登上郁孤台想望长安。这里的“西北望长安”,是想望北方沦陷区,反映作者的爱国感情。“可怜无数山”意思是说:很可惜被千山万岭遮住了视线。“可怜”,作可惜讲。从望不见长安到视线被无数山遮住,里边含有收复中原的壮志受到种种阻碍、无法实现的感叹。

下片紧接着上片,继续抒发对中原故土的怀念。“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两句是比喻句,意思是说:滚滚的江水,冲破了山峦叠嶂,在奔腾向前。它象征着抗金的正义事业,必然会克服一切阻力,取得最后的胜利。这里表明作者对恢复中原充满了坚定的信心。但是,作者并没有脱离现实,沉醉于未来理想的幻想之中。十几年来,他目睹了抗金事业受到的重重阻力,不禁又愁绪满怀。“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两句说:傍晚,我在江边徘徊,正在为了不能实现恢复大计愁苦着呢,可是恰巧,又从山的深处,传来鹧鸪鸟的哀鸣。这叫声听起来,仿佛是“行不得也哥哥”。从鹧鸪的悲鸣声中,恰好透露出作者想收复失地,但又身不由己的矛盾心情。

这首词写得非常质朴、自然、流畅。尤其“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两句,十分含蓄,耐人寻味。